新西兰服务器

越南资讯:【观天下·越南经济】工厂重开工人难觅 越南复苏面临难题

  工厂重开工人难觅 越南复苏面临难题

  胡若愚

  过去五年,黎氏金蓉(音译)在越南胡志明市郊区一座庞大的工业园打工,为美国品牌缝制牛仔裤。今年夏天,变异新冠病毒德尔塔毒株肆虐,工厂关闭,胡志明市封城。黎氏金蓉和丈夫困居一间狭窄的公寓,卫生间在楼下,是共用。

  一个月前,胡志明市解封。这对年轻夫妇跳上摩托车,行驶160多公里回到湄公河三角洲的农村老家。成千上万农民工逃离工业园,宁可在乡下种田、放牛、采摘水果,也不愿意回到城里,回到缝纫机和金属冲压机床前。

  彭博社4日报道,越南制造业工厂正想方设法吸引农民工。劳动力短缺导致企业产能恢复缓慢,是全球供应链面临的一个难题。

  【复工复产不顺】

  过去20年,越南出口几乎增长20倍,2020年达到2830亿美元。这个东南亚国家发展为制造业基地。国际电子和制造业巨头在越南生产智能手机、电冰箱、洗碗机……国际大牌的子承包商在这里生产T恤衫、牛仔裤和卫衣,还有成百上千万双运动鞋。

  越南一度是抗疫最为成功的国家和地区之一,截至今年4月,累计新冠死亡病例35例。然而,今年春天,德尔塔毒株传入亚洲,越南受到严重侵害,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低端制造业集中的胡志明市和平阳省等南部地区。截至目前,全国死亡病例已超过2.2万例,其中大约1.7万例在胡志明市。

  今年7月,鉴于疫情出现失控态势,越南政府实行严厉的封控措施,禁止封城地区居民出门买菜,越南人民军担负起运送必需品的工作。对工业区企业,要求采取“就地生产、就地用餐、就地住宿”防疫模式。一些工厂的空地搭起一片片供工人住宿的帐篷。然而,许多企业无力承担这笔不菲的开支,超过4万家工厂停工。

  许多外来务工人员就此失业,成为封控对象。“我好害怕,”34岁的黎氏金蓉说,“好多人感染了,被带走了。”打工积蓄在封城期间全都花在了房租和伙食。

  迫于生计,或是担心疫情风险,解封后,胡志明市立时出现春运般的“农民工逃离潮”。地方政府估计,截至10月中旬,可能有超过200万外来务工人员离开。

  眼下,工厂重新开工,却面临工人流失困境,复岗率最高只有70%。许多企业需要几个月才能恢复完全产能。这可能阻碍越南经济反弹,影响外国投资者信心。

  越南官方公布,越南经济今年三季度同比负增长6.17%,为30年最大降幅;前九个月增速仅为1.42%,为2000年以来最低水平。越南政府近期把全年增长率预测调低至2.5%。去年越南增长2.9%,往前几年增长率都在六七个百分点。

  【想方设法“劝回”】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荣誉教授塔尔·塞耶说,“政府原以为,只要把工厂的灯重新打开,发动机器,工人们就会回来”,然而事与愿违,“你没法强迫他们回来”。

  彭博社报道,越南政府和制造业企业正在尽一切努力,鼓励民工返城复工。耐克公司一家供应商开出100美元复工奖金,大概是工人平均月工资的四分之一。向新百伦供货的一家球鞋制造商承诺,为工人提供每天往返胡志明市区和工业园的免费班车。政府官员借助视频软件办起网络招聘会,给农民工发短消息恳求复工,提供房租优惠,并为回到生产线的工人加快接种疫苗。目前,越南疫苗接种率只有25%。

  “如果农民工回来,他们希望在租房上得到支持,”越南经济学家、原政府顾问黎登营说,“他们希望接种疫苗,尽可能免于疫情侵袭。”

  不过,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研究人员阮凤思(音)告诉《南华早报》,疫情并非外来务工人员“逃离潮”的唯一原因。她从2014年起研究越南农民工,认为在疫情暴发前,大多数农民工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就存在不稳定的问题,包括工资收入低、生活开支高,入本地医保难,子女就学难。疫情反复及其带来的各种不确定性,耗尽了进城务工的动力。

  彭博社报道,由于跨省防疫限制还在,前往胡志明市的长途客车班次少,票价贵。黎氏金蓉暂时没有离开村子的打算。她很高兴和6岁的女儿团聚。丈夫已经在附近一处建筑工地找到一份兼职工作。

  “待在老家也不错。虽然挣得少点,但总比回到城里看到人们生病和死亡强,”她说,“我的父母能帮我们。我们自己种田,不需要付房租。”(完)(新华社专特稿)

  来源:新华社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越南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越南服务器网网联系。

[越南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