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越南资讯:一群越南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偷猪

一群越南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偷猪

  从去年夏天开始,日本关东地区的群马、栃木、茨城三县接连发生禽畜失踪案件。在接下去的几个月里,这三个地方陆续丢了10多头牛、200多只鸡,以及800多只仔猪。

  逮虾户圣地群马县的损失最为惨重,光是仔猪就丢了700多只,损失折合成人民币超过150万元。

一群越南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偷猪

  由于日本国内市场一般不进行仔猪交易,所以当地养殖户和阿Sir们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在偷仔猪?这么多仔猪又都流向了哪里?

  带着这样的疑问,日本民间的毛利小五郎们又习惯性的把目光投向了外国人群体。

  考虑到中国有一道名菜叫烤乳猪,急于捧起普利策奖的记者甚至跑去中餐馆明察暗访,还想着从在日华人的社交网络上寻找仔猪下落。

一群越南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偷猪
一群越南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偷猪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持续数月的大规模家畜偷盗案终于有了结果。

  犯事的确实是外国人,或许更准确的说法是——一群非法滞留日本的越南技能实习生。

一群越南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偷猪

  也许你不知道什么是技能实习生,但你应该听说过日本的「研修生制度」

  简单来说,这个自1981年启动的制度,其核心思想是接纳欠发达国家劳动者赴日进修,然后将先进技术带回母国,促进国家发展。

  想法确实很好,但四年后广场协议的签订和实施,打断了日本昂扬向上的发展势头和雄心壮志。进入90年代,日本社会的老龄化现象又逐步加剧,密集劳动型产业开始出现用工荒。

  在严峻的现实下,日本政府于1993年在一年制研修生制度的基础上,增加了技术鉴定合格者可以在日本继续工作两年的技能实习制度

一群越南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偷猪

  看起来很美,但研修生制度的内核已经从救人变成了自救变质的制度下,外国研修生成了廉价劳动力的代名词

  他们往往在研修阶段学不到什么拿得出手的技术,成为技能实习生后只能在建筑业、加工业、农牧业等领域从事日本人眼里危险kiken肮脏kitani辛苦kitsui3K工作。

  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外国技能实习生与日本人同工,但不同酬,更不同时。

一群越南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偷猪

  在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里,在日越南研修生的数量快速增长,早在2015年底,越南研修生的规模就已达6万人之众,到2016年底,越南研修生数量超过中国,成为在日规模最大的研修生群体。

  对农耕文明而言,背井离乡往往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下策。

  根据越南统计总局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15-24岁的青年失业人口接近40万人,几乎全是刚毕业的学生。受疫情冲击,越南今年第三季度的失业率甚至达到了近十年来的最高水平。

一群越南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偷猪申请失业补助的越南人  图源春秋说

  与其待在国内啃老,不如去中介嘴里到处流着牛奶与蜜的日本闯闯。

  为了支付中介费和培训费,这些越南青年往往要动员全家才能凑出20亿越南盾。要知道,越南国民去年1-6月的平均月薪也就670万越南(不到1900RMB)。要凑满这笔钱,需要父母两人不吃不喝工作12年半才能攒下来,或者还清。

  这一切值得吗?也许。但过程却无比惨烈。

  由于制度允许,很多日本企业通常只按所在地的最低薪资标准,给技能实习生结算工资。想攒钱,技能实习生只能拼命加班,以爆肝为代价换取酬劳。这都算好的,因为日本还有不少崇尚义务加班的企业。

  日本厚劳省在2016-2020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所有被查的接收技能实习生的企业中,超过70%的企业存在加班和薪酬问题。

一群越南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偷猪

  还有一些技能实习生更惨,去日本前说好的工资,到了地方后直接就给打骨折了。

  一位在熊本县修建塑料大棚的越南姑娘小阮就摊上了这么个没人性的老板,月薪从17万日元腰斩到9万不说,每天还得工作10个小时以上。更荒唐的是,住集装箱的她每个月还得从牙缝里挤出2万日元缴房租

  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吗?是莫名其妙被骗到空无一人的死城,打开手机定位才发现那竟然是福岛。

  且不说日本方面这事干的有多不地道,好歹提着脑袋的活大家应该同工同酬是吧?没门!同样是玩命,日本人的日薪是1万日元,而越南技能实习生的日薪只有4千日元。难道日本人的命就比越南人高贵2.5倍吗?

一群越南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偷猪

  除了在工作上低人一等,技能实习生还要忍受老板和同事的歧视。听不懂方言被骂八嘎甚至都算不上职场霸凌,有些前辈喜欢直接上手,要么朝技能实习生脸上弹烟头,要么拳打脚踢或者持械威胁。

  相比起男性,女性技能实习生还得边工作,边忍受言语和身体上的性骚扰。即使下班回到宿舍,女性技能实习生也得提防半夜偷摸进来的雇主。

  为什么不报警?因为做不到。在为期两年的实习期里,技能实习生基本跟犯人一样。

  他们不被允许拥有手机和电脑。其次,技能实习生在日常下班后只能回宿舍休息,无法外出,除非得到雇主允许,且多数时候需要专人陪同。只有在为数不多的休息日期间,技能实习生才能在提前报备日程的前提下单独外出。

  虽然这些都是阻碍他们与外界联系的障碍,但一旦报警就有可能被遣送回国的巨大风险才是让他们选择沉默的主因。

  等到真的忍无可忍时,他们通常会选择消失。根据日本法务省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8年期间,大约有3.2万名在日研修生失踪,其中有1.4万人为越南国籍。

  回到文章开头那些犯了事的越南技能实习生。这些人基本都是受疫情影响丢了饭碗,也找不到出路后干脆躲起来的「隐形人」为了吃饭,他们不惜捞偏门、走上犯罪的道路。

一群越南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偷猪

  你说这些人可恨吧是真的可恨,不但败坏了越南的国际形象,还加深了日本人对在日外国人的偏见。

  但说他们可怜吧,也是真的可怜。如果回国,之前凑的巨款打水漂不说,能不能找到工作也是未知数,可留在日本,也只能偷鸡摸狗,在小圈子里苟一天是一天。

  越南人大规模赴日前,最大的在日研修生群体来自我国。

  随着审核的日益严格,现在前往日本的中国研修生正呈现下降趋势。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同样的招数也会被用在越南人身上。

  到那时,越南人的替代者又会是谁?

  虽然不知道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总会有一个群体接过这面旗帜,然后重复中国人、越南人的历史,把他们吃过的苦再吃一遍。

  研修生也好,技能实习生也罢,他们的存在之于日本社会,大概就像电影《伊莎贝拉》里的那句台词:不是人家看不起你,是看不到你。

一群越南技能实习生,在日本偷猪

  但他们总要在黑暗中摸索出一条曲折的出口,尽管前已无通路,后不见归途。

   参考资料 

  1. 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被骂“笨蛋”,越南在日研修生处境艰难     环球网

  2. 这届越南的年轻人苦,失业率高;企业也苦,丢订单,招工难     网易

  3. 是谁逼越南人在日本偷猪? 那個NG

  4. 令和日本留学

  作者/拓海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越南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越南服务器网网联系。

[越南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