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越南资讯:从云南河口到越南老街,第二次走出国门

  文/熊宗荣

  1993年6月13日下午,我和耿洪涛、闵传宣三人乘当时我国唯一的一条窄轨火车,从昆明出发,在崇山峻岭间穿行19个小时,于14日上午到达河口。

  从云南河口到越南老街,第二次走出国门

  云南河囗

  河口地处我国西南边陲,是云南省红河州河口瑶族自治县的县城,与越南老街隔河相望。这是一座美丽的小城,城外不远处是一座连一座的巍巍大山,山上热带雨林郁郁葱葱,莽莽苍苍。满山遍野的地菠萝,碧绿一片。一颗颗菠萝蜜,像硕大的葫芦吊在参天大树上。内地娇生惯养的米兰,成排成排地栽种在大街两旁,轻风一吹,发出阵阵幽香。牛卵似的芒果挂在常青树上,一不小心,就撞着了你的头。

  我们在宾馆住下,然后到公安局办理出境手续。那时,办出境手续简单极了,递上身份证和登记像,每人交十元钱,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入境通行证”就领到了手。

  从云南河口到越南老街,第二次走出国门

  中越河囗大桥

  第二天,我们早饭后来到河口大桥。河口大桥又叫中越大桥,是一座钢架结构大桥,长约一百米,横跨在河口和老街之间。它是中国和越南两国之间的连接线。

  这条河上原有一座老桥,在中越战争期间被炸毁。后来,我国实行改革开放,两国关系开始和解。经协商,两国出资,重新建立起一座崭新的大桥。大桥的正中央是两国的分界线。靠中方一侧,桥面上铺的枕木经沥青浸泡,呈黑色;越方一侧的枕木则是白色。大桥两边的路灯也各不一样。桥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往南去的,是中国的旅客;朝北走的,是越南过来进货的小商贩。到那边一看,地摊上摆的几乎全是中国货,有啤酒、塑料凉鞋、便宜服装和中国瓷器等日用商品。

  从云南河口到越南老街,第二次走出国门

  站在中越河囗大桥上

  桥的这一端,大桥警卫只看一下每人的通行证就行了。桥的那一边,设有越南海关,检查比较严格,不仅要检查证件,还要检査随身携带的物品。

  老街在战争之后还没来得及恢复,除了沿河一带绿荫丛中偶尔露出一两栋新建别墅外,整条大街没有新的建筑,多数房子都很破旧。街道路面有坑洼,两旁的老房建设也不规则。上街赶集的人倒不少,他们挑着篮子,提着篓子,头上戴一顶用蕉叶编织的圆形尖顶帽子,晴可遮阳,阴可挡雨。赶集罢了,他们便就地坐在街两边休憩。所以,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一群群坐在地上休闲的人。大街两旁有几条侧巷,巷两边用破席搭着棚子,地上摆满了蔬菜,有黄瓜、南瓜、葫芦、茄子和西红柿等品种,一些中年妇女守着自己的菜摊叫卖。

  从云南河口到越南老街,第二次走出国门

  越南老街古柳镇

  我走到一位卖鱼的年轻妇女面前,指着地上的鱼问:“多少钱一斤?”那妇女用清脆的声音回答:“两块五斤!”两块钱买五斤鱼,这里的鱼真便宜,但经耿洪涛和闵传宣两人用手势比划了好半天才弄明白,那妇女说的是两块五角钱买一斤。

  我们走累了,便坐在一棵大树下面的石条上休息。这时,走来一位手提竹篮的小姑娘。见到我们,她拿起篮子里的粽子和咸鸭蛋,嘴里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越语。耿洪涛问:“多少钱一个?”小姑娘摇头,不懂中国话。小耿便给了她十元人民币,信手在竹篮里拿了三个咸鸭蛋和六枚粽子,算得上是“童叟无欺”。

  从云南河口到越南老街,第二次走出国门

  战后尚未恢复的越南老街

  填了肚子后,我们又来到红河岸边,乘渡船到对岸的古柳镇。红河真不愧为红河,可能上游流经一段红土地,加上昨天下了场大雨,河里涨满了黄里带红的浑浊河水。

  古柳镇被战争破坏得严重些,老房子几乎被炸平了。这倒好,越南政府干脆来了个“破旧立新”,把原来的破旧房子一律拆除,重新规划,扩宽街道,再建新城。所以,古柳镇到处机声隆隆,简直就是一片大工地。这里战争痕迹仍在,许多人身上穿着黄军衣,头上戴着黄军帽,脚上穿着黄军鞋。满街上跑的是军用卡车、军用吉普和军用摩托。尤其是一些年轻人,穿着旧军装,骑着旧摩托,在大街上横冲直撞。遇到这种情景,我们便连忙避开。

  从云南河口到越南老街,第二次走出国门

  坐地休息的越南老街赶集人

  因为老房全部拆除,新街尚未建设起来,所以,居民都集中居住在一处用竹木临时搭建的棚子里。这些棚子低矮稠密,连续几天大雨,居民区里到处都是烂泥污水,令人难以下脚。但这里人却很多,做生意的市民和赶集的农民人来人往,十分拥挤。从中国进口来的日用百货摆得满地都是。

  我们在棚子之间挤来挤去,最后来到一座稍干净点的竹棚门前停下。年轻漂亮的女老板十分热情地迎我们进屋,并请我们在这里用餐。她怕我们嫌没菜,连忙从里边拿出一块猪肉给我们看。虽然她的话我们一句不懂,但那份热情劲也够感人的。那女子终究没能留住我们,因那环境实在令人难以下咽。

  返回老街时,大家都想买点东西作纪念,我们便来到一家商店。这家商店的门面不算小,陈列的商品也很多。柜台里边站着一位非常漂亮的年轻女子,满面含笑地迎着我们。别看越南的男人一个个矮个子,黑皮肤,高颌骨,凹眼睛。但越南的女子却大都是白皮肤,黑头发,大眼睛,说话轻声细语,一副温柔贤淑的模样。小耿与那女子有一句无一句地搭讪起来。他这件商品摸摸,那件商品瞅瞅,缠磨了半天,一件东西也没买。那女子一点也不恼,自始至终满面笑容地周旋应酬。我看中了柜台上的一件角雕工艺,便花17元人民币把它买下来,算是没白来一趟。

  小耿喜欢集邮,说要买点邮票回去作纪念,我们便来到街道对面的邮局。邮局的房子倒是不错,是这街上最漂亮的一栋。邮局职员非常热情地把一本本邮册拿出来让我们翻看。邮票设计算不上精良,但收集齐全,品种极多,作为收藏倒有一定价值。于是,小耿和小闵便各买了一本。

  我对集邮没多大兴趣,但既然出一趟国,买本邮册回去保存,也有纪念意义。正当我掏钱购买时,忽然听到外面呼啸阵阵,吼声大作。出门一看,原来是一帮越南小青年在打群架。小青年身上穿着旧军装,手里挥舞着棍棒,有的还手持匕首。没有武器的,便捡地上的砖头往对方死命地砸。一时间,大街上砖飞石滚,棍棒飞舞,怪叫连天。吓得那些做生意的人急忙收摊卷点,关门闭户。

  一看那架势,我们邮票也顾不得买了,连忙挤出大门,沿着大街一侧,一口气跑到河口大桥头。在越方海关验证盖章后,越过大桥,回到河口。直到宾馆时,我们那颗慌乱的心才逐渐平静下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越南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越南服务器网网联系。

[越南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