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越南资讯:松毛岭激战:越军6个团,不要命冲锋,解放军用炮火打醒越南军民

  1984年7月12日,在云南老山地区,我第14军第40师万炮齐发,累计毙伤顽敌3700余人,狠狠地打击了越南霸权主义的嚣张气焰,让世界充分认识到我军维护和平捍卫国家主权的决心。

  老山地区是我国云南麻栗坡县边境线上的一处战略要地。1979年3月上旬,我军完成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后,嗜血成性的越军仍旧没有收敛其野心,强行攻占老山等战略要地,并在这些要地上修建永久工事,不断袭击我边境地区的军民。

  我军在多次警告无效的情况下,于1984年上半年再次亮剑,狠狠地打击了越军的嚣张气焰,为饱受越军残害的我国军民出了一口恶气。然而,越南侵略者亡我之心不死,为了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仍旧我行我素,利用霸权主义思想迷惑其士兵,不断向我军阵地发起自杀性攻击,令人防不胜防。

  松毛岭激战:越军6个团,不要命冲锋,解放军用炮火打醒越南军民1984年7月初,我军初步查明,越军正不断向老山地区增兵,越特对老山地区实施的侦察活动也越来越频繁,近期对我驻老山地区守军发动大规模进攻的迹象十分明显。为了安全起见,我驻老山地区守军及时作出了应对之策。

  7月11日上午,老山地区附近的越军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变了样,全体进入无线电静默状态,各营区几乎没有了人员活动,老山地区附近所有的越南居民定居点也显得格外安静。这一系列反常的举动让我老山驻军提高了警惕。

  此时,我云南、广西两地都进入了战时状态;11日中午前,两地完成了边民转移安置工作,边防军各部枪不离身,加强了各处军事要地的保卫工作。老山地区守军第40师的12个炮连和4个坦克连已经各就各位,只等开火的命令。

  经我方侦察兵进一步侦察发现,越军在老山山脚下集结了6个团约18000人的兵力,其中,一线步兵人数多达11000人,很有可能在12日凌晨借助大雾天气向我老山守军发起大规模冲锋,而老山地区前沿阵地松毛岭是越军重点进攻方向。

  松毛岭激战:越军6个团,不要命冲锋,解放军用炮火打醒越南军民在敌我双方未达成停战协定的状态下,我方有权主动向敌方发起攻击。因此,我第320炮兵团根据老山阵地周边地形的热点,于11日下午4时对越军可能藏身的地方实施了试探性射击。然而,在一轮炮击后,高地观察哨未发现越军的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直到12日凌晨,我老山前沿阵地也未发现越军的动静。12日凌晨3时,我军指挥部经过深思熟虑,建议320炮团向3个可疑地点再次进行试探性射击。

  炮团团长赵扣斌素来小心谨慎,为了取得一击必杀的效果,他找来时任我军第40师前沿步兵团团长的张友侠进行探讨。赵

  团长说,按照气象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12日凌晨5时雾气最重,全天能见度最低,若越军步兵在这个时候发起冲锋,那么,什么地方才是越军最佳藏身地点?

  张团长深谙越军步兵的作战特点,结合老山阵地的地形地貌,直接伸出五根手指,一针见血地指出,我军前沿阵地前500米以内的地方。

  松毛岭激战:越军6个团,不要命冲锋,解放军用炮火打醒越南军民因为越军常用的攻坚战术就是步炮协同,越军的炮火需要承担破坏雷场、破坏我方工事,为了避免误伤,又要保证其步炮协同战术的效率,所以,越军突击部队不会离我军前沿阵地太远,也不会太近,300米以外,500米以内,是最合适的地点。

  赵团长向张团长竖起大拇指,面带微笑地将二人的推断结果报告给指挥部。经指挥部批准后,赵团长下令炮击了其推断出来的3处可疑地点。然而,我炮兵部队进行了数次齐射后,前沿观察哨仍旧没有发现越军的动静。

  这时候,大家一致认为,可能是越军改变了进攻时间,所以,出来前沿阵地将士以外,各作战单位都放松了警惕,个个都打着哈欠,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由于当时缺乏夜视技术和器材,我军难以掌握夜间战场实际情况。就在我军赵团长指挥炮兵对阵地前500米以内的地带进行首轮射击的时候,越军突击部队已经损失了两个带队的营长,而且伤亡过半。

  但深受霸权主义思想毒害的越军在失去现场指挥官的情况下,表现十分镇定,宁愿忍受着剧痛的折磨,也不肯闹出一点动静。以至于我军在使用照明弹之后,仍旧未发现越军的身影。

  松毛岭激战:越军6个团,不要命冲锋,解放军用炮火打醒越南军民12日凌晨5点整,越军一改往常的突击战术,突击队在没有炮火掩护的情况下呈一字排开,抵近我松毛岭前沿阵地时突然开火。虽然我前沿阵地守军及时组织反击,但越军这次是下了血本,动用了两个营的兵力进行近距离偷袭,我守卫部队仅凭手中的轻武器,难以抵挡其锐气。

  很快,越军突入我军阵地,敌我双方甚至打起了白刃战,赵团长担心误伤战友,急得直跺脚。作战参谋建议,用弹幕阻隔越军后续梯队,缓解我阵地守军压力。赵团长恍然大悟,命令炮兵调整射击诸元,紧接着,一道道火舌照亮松毛岭,不断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不断让越军粉身碎骨。

  在燃烧弹、空爆弹、榴弹的杀伤作用下,越军可谓是成片成片倒下,但越军已经麻木了,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不断向我军阵地发起冲锋。从凌晨5点一直持续到中午12点,直到我军各类火炮的弹药告罄,仍旧没有退兵之意。

  负责守卫老山松毛岭阵地的我军将士只有一个团的兵力,难以抵挡住越军6个步兵团的轮番攻击,于12时30分左右,不得不收缩防线,老山地区的松毛岭阵地被越军一个营占领。

  下午13时,各类炮弹正源源不断送到前线,我军炮火再次发威,不断杀伤松毛岭阵地上的越军。在炮火的掩护下,我军仅用一个排的兵力,一个小时之内就收复了松毛岭阵地。

  松毛岭激战:越军6个团,不要命冲锋,解放军用炮火打醒越南军民越军占据松毛岭阵地的时间不足1小时,就被我军全歼了一个营。然而,无可救药的越军仍旧没有退缩,一根筋地认为松毛岭阵地的我军步兵防御力量较为薄弱,便集中兵力,在炮火掩护下,再次发起团营级冲锋。直至越军弹药耗尽,越军才结束了这场漠视士兵生命的人海战术。

  此战,被遗弃在战场的越军遗体多达3700具。我军的枪炮彻底打醒了越南底层军民,打痛了越南统治阶层,使越军再也不敢与我军主力进行正面交手。

  参考资料:

  [1]海涛:中越之战中越南的“北光计划”揭秘[J]海事大观,2006(05)109-112

  [2]杨嵩、黄云:”老山精神”熔铸戍边利刃[J]基层政治工作研究,2019(06)53-55

  [3]俞丹凤:中越战争: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大奇迹[J]法制博览,2013(19)2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越南数据中心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越南数据中心网联系。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