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越南资讯:美媒:体验越南数字化防疫 遭到现实的当头棒喝

  原标题:美媒:体验越南数字化防疫,遭到现实的当头棒喝

  美国《外交学者》7月16日文章,原题:新冠疫情期间越南在电子政务方面进展喜忧参半  “数字工具得到迅速开发以投入全国抗击新冠疫情的斗争;政府机构、企业与民众积极利用并推动信息与通信技术(ICT)在所有社会经济生活领域的应用……这是国家数字转型的催化剂,”在越南国家电子政务委员会今年3月召开的一次会议上,越南时任总理阮春福宣布称。

  然而,我们的切身经历却展示出一幅不同的图景。从国外回到越南,张翠琼(音)曾对体验越南数字化防疫寄予厚望,但她很快遭到现实的当头棒喝:一个错误百出的健康申报网站、花费大量时间填写的各种表格、100%的人工医学筛查,以及大部分都是面对面的交流。范慧扬(音)的经历也好不到哪去,她在一次国内旅行后接受为期14天的隔离期间,没用过任何数字化医学或位置监控工具。

  必须承认,为在疫情期间实现密切接触者追踪、信息发布和公共服务提供等政务的数字化,越南政府付出巨大努力。首先,政府尝试通过推出多款移动App实现密接追踪数字化,卫生部还宣布在人员密集场所智能手机用户不安装此类App将被罚款。越南政府斥资提供在线公共服务,最大限度地减少官民接触。越南国家公共服务门户网站得到广泛使用即是良好例证。同时,新冠疫情防控远程医疗中心也体现出越南为在线诊断和治疗新冠患者方面所做的努力。在疫苗接种方面,越南也建立了国家门户网站方便公众登记。此外,政府还充分利用各社交平台向公众通报疫情新闻和防控指南。

  我们采访的政府官员和研究人员都对这些数字化倡议给出积极评价。尽管如此,隔离期间的亲身经历仍促使我们对此类评论中表达出的“积极信号”产生怀疑。经过更多采访后,我们发现自身的经历并非独一无二。对越南电子政务表象的深入审视揭示出许多漏洞。

  例如,在越南当局要求进行大规模检测的胡志明市,检测登记和结果都依赖政府官员与居民面对面交流,没有任何在线服务。“社区负责人直接来我家通知检测时间和地点,但仍有人没有掌握信息,因为负责人只是通知房东,”一名居民说。上班族庄女士所在社区也实行类似程序:“每家被发放一张纸质登记表,我们要带着表格前往检测点。先来的先检测!”因此,有关检测现场排起长队甚至导致交叉感染的风险引发抱怨和网上争吵。该问题体现出越南电子政务系统的不完善。我们从越南工商会法务部负责人那里得知,有时越南行政程序只是象征性上线,现实中仍要进行大量线下互动。

  就新冠疫情来说,即使在ICT设备到位的情况下,越南公民在数字化方面的准备不足仍对电子政务的推进构成巨大障碍。一位医生称:“一些患者没带进行健康申报的智能手机,我们只能改用纸质档案。这让整个进程变得非常缓慢。”她所讲述的情况与我在机场的经历一致。许多老年乘客不停地要求医务人员教他们填在线健康申报表格。

  越南社会确实存在数字不平等,尤其是不同世代之间。截至2019年5月,45岁以上人群仅占越南网民总数的10%。此类数字鸿沟也出现在越南各地区之间。其实越南政府正采取有关措施以修补系统缺陷。但即使在疫情过后,政府各部门缺乏协同、数字不平等、不成熟的数字文化,还有公共部门缺乏合格的ICT人员等现象,仍可能是(越南推进电子政务)面临的紧迫问题。(作者张翠琼、范慧扬,王会聪译)

点击进入专题: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责任编辑:张玉

[越南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