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越南资讯:补壹刀:美防长今天来东南亚,越南和菲律宾“期盼已久”?

  执笔/刀剑笑

  表达有关南海问题的强硬立场,展示美国是“靠得住的盟友”,协调地区国家应对“共同威胁”……

  美国防长奥斯汀今天启程,借道阿拉斯加访问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这是他就任防长以来的首次东南亚之行。虽然行程细节尚未公布,五角大楼和奥斯汀本人在预热阶段就都已经毫不遮掩真实目的。

补壹刀:美防长今天来东南亚,越南和菲律宾“期盼已久”?

  有美媒说,这是东南亚“期盼已久”的一次访问。

  但这个说法在地区国家听来简直就是一种羞辱。

  在此之前,东南亚已被华盛顿冷落许久。特朗普时期就不用说了,拜登政府1月份一上来就喊着要修复跟该地区国家的关系。但直到就任半年多后,才首次派出奥斯汀这样一位重要“阁僚”。

  连美国国内的人都在问,这算重视么?

  这次奥斯汀首访东南亚选择的三国,也被认为经过精心算计,只可惜“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没占上。

1

  为什么选择这三国?不少媒体都在分析。

  首站新加坡,被华盛顿称为“最重要的地区安全伙伴之一”,尽管它并非正式条约盟国。

  2002年起,每年五六月份在那里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也一直是美国防长阐述亚洲政策的重要场合。

  本来,奥斯汀上个月就已准备去“香会”亮相。不料疫情突然加剧,主办方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5月临时宣布取消今年会议。

  这次访问将为他补上美国防长这一“传统节目”。

  27日晚,奥斯汀将在新加坡富丽敦饭店登上IISS主办的另一活动并发表演讲。跟“香会”一样,“富丽敦论坛”也因举办地所在的酒店得名,主要邀请亚太以及国际事务中的重磅人物阐述观点。

  美国防长已经迫不及待。“我期待着27日晚在第40届IISS富丽敦论坛上发表演讲”,他在20日的推特中说。

补壹刀:美防长今天来东南亚,越南和菲律宾“期盼已久”?

  但他到时说些什么,却并没激起任何期待。

  五角大楼以及IISS提前释放的信息,都表明奥斯汀将再次兜售拜登政府围绕印太政策的那套陈词滥调:阐述美国作为盟友多么可靠,声称维护基于规则的秩序,撺掇地区国家共抗中国……

  首站阐述整体政策,接下来就是具体出招。

  越南和菲律宾“都在南海面临中国海军现代化和权利主张的挑战”,日本外交学者杂志道出了奥斯汀选择这两个国家的原因:美国正好可以趁机拉拢,以服务于“对抗中国”这个外交优先事项。

  这将是一场“艰难推销”,香港南华早报在前两天的一篇文章分析说,但在菲律宾“有可能取得一些进展”。

  马尼拉的行程安排在29日和30日,奥斯汀将与菲律宾防长洛伦扎纳会面。具体议程还未公布,但洛伦扎纳21日在一个论坛上透露,双方将就菲美双边关系、共同防御条约以及南海问题交换意见。

  最可能的“进展”,在美菲《部队访问协议》上。

  2020年2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决定终止这一协议,但至今已三次推迟执行。拜登政府极力劝说马尼拉不要废除协议。一个月前,美国务院批准对菲出售26亿美元军备,这被认为是在向马尼拉示好。

  现在,菲方对于这一协议是何态度成为关键。

  菲防长洛伦扎纳透露的信息是,协议“不会改变,但会增加一些附带协议”。在成为正式文件之前,相关附录需要得到菲总统签署。

  有分析说,美菲《部队访问协议》迄今没被终止,很大原因在于杜特尔特受到来自菲军事部门的施压。现在2022年总统大选在即,杜特尔特或有意参选副总统。果真如此的话,他就有可能继续在协议问题上做出妥协,以换取军方支持。

  改善对菲关系,被认为是拜登政府东南亚政策调整的关键。

  军售示好以及防长“及时”到访,表明拜登政府正试图抓住一切“契机”,确保美军留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上,以备对华“不时之需”。

2

  为什么奥斯汀首次东南亚之行没包括军事缔约盟国泰国,却有越南

  这个安排引起不少媒体和分析人士好奇。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一位学者对香港南华早报解释:

  因为越南“越来越成为美国对华竞争中一支可以联合的力量”。

  加紧拉拢越南,还不只是美国学界的看法。

  越南“是美国在安全合作上的新朋友,美越关系未来会更重要”。美国防部高官林赛·福特不久前这样描述。

  一些媒体还梳理了过去几届美国政府对越关系的标志性事件,以“证明”美越关系如何在不断升温:

  2016 年5月,奥巴马首次到访越南时,宣布解除对越南长达32年的武器禁运,随后美国开始卖给越南巡逻舰和无人机等;2018年3月,美国航母重返越南停靠岘港,那是1975年越战结束后美国航母首次出现在越南港口。

补壹刀:美防长今天来东南亚,越南和菲律宾“期盼已久”?

  美国防长这次到河内,又将推出什么动作?

  在奥斯汀起身之前,美国军方就已经在宣扬将在南海问题上,“加强与到访国家的防务关系”。一些美媒也早早就开始炒作“河内对北京越来越警惕”,说什么“越南和美国的合作机会越来越多了”。

  美方当然希望如此。但越南呢?

  昨天,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氏秋姮在记者会公布美防长将要到访的消息。但除了28日至29日这个访问时间,这位女发言人不愿就此释放任何更多信息。

补壹刀:美防长今天来东南亚,越南和菲律宾“期盼已久”?

  有记者当场追问会否谈及南海问题,黎氏秋姮也未正面回应。

  她只是把前面的话又重复了一遍,“重申”双方的讨论旨在“推动两国关系,落实两国高层所达成的协议”。

  记者会上再有一点价值的信息,就是美国防部代表团访越行程“只开放给美国、越南媒体采访”。

  越南外交部解释说,这是“基于疫情考量”。

  确实,越南4月下旬以来这波疫情凶猛,迄今不到3个月就已近7万人确诊,首都河内则是重灾区。

  一位东南亚问题专家认为,疫情严峻是客观事实,但这也正好给了河内低调处理美国防长到访的机会。

  其一,美国近些年来将越南视为对华竞争的新着力点和增长点,大幅拉拢河内。但越南在对华政策上有其“天花板”,受制于特殊的地缘环境、政治制度和国防政策,难以在安全和防务上给予美国实质支持。

  其二,越南新一届领导班子高度重视对华关系,明显调低了在国际上批评中国的调门,以避免刺激中国,短期内也不可能与美国在军事关系方面有大的突破。

  想想这些原因,再看看越南外交部发言人的表态,可以预见,奥斯汀这次在越南,“更多的将是外交和礼节层面的活动”。

3

  在为奥斯汀首访东南亚预热过程中,五角大楼反复强调,拜登政府对东南亚和东盟国家如何如何“重视”。

  但这与东南亚国家的实际感受温差巨大。

  美国媒体Politico提醒说,美国目前在东南亚还有7个大使职位空缺,包括驻新加坡以及东盟使团。还有新加坡媒体梳理,奥斯汀已经两次访问欧洲,并且早早访问了日本韩国和印度等国。

  5月份时,美国务卿布林肯曾试图为东南亚外交“开局”。

  但那场号称筹划许久的美国东盟外长视频会议,却被证明是一场“外交灾难”。来自东盟各国的外交官们按时出现在视频前,结果他们对着空白屏幕等待了整整45分钟,也没等来布林肯。

补壹刀:美防长今天来东南亚,越南和菲律宾“期盼已久”?

  当时,布林肯正在飞往中东途中,他专机上的通讯网络系统发生故障。因为这个“技术原因”,视频会被迫推迟。

  这个事件当时就激怒了东盟外交官们。

  这强化了他们备受华盛顿冷落的感觉。

  一位美国问题专家说,美国防长终于去东南亚了,但美方迄今所有表态背后,都摆明了要把该地区国家当成棋子。它们是否受到美国“重视”,唯一考量因素就是能在多大程度上服务于美国“对抗中国”的目标。

  但这恰恰又是拜登政府东南亚外交的悖论所在。

  新加坡国立大学学者克拉布特里不久前在一篇文章中说,美国对华施压越大,它与东南亚的关系就可能越困难。

  除了大国平衡外交传统,当下东盟国家的所有关切,防疫抗疫、疫苗供应、经济复苏等等,北京都是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它们从中国那里感受到了真正的尊重:

  就在被布林肯临场“放鸽子”后不久,中国东盟外长就举行了面对面会谈。

  (图片来自网络)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越南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越南服务器网网联系。

[越南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