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越南资讯:被德尔塔毒株打乱从容姿态 越南能否应对新冠疫情?

  原标题:观察|被德尔塔毒株打乱从容姿态,越南能否应对新冠疫情?

被德尔塔毒株打乱从容姿态 越南能否应对新冠疫情?

  资料图 

  当地时间8月10日,越南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390例。两天前的8月8日,越南新增确诊病例9690例,是该国暴发新冠疫情以来最大增幅。截至8月10日,越南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28135例。

  自4月下旬以来,越南单日新增新冠病例数字持续维持在四位数。据越通社8月9日报道,4月27日至8月10日,越南新增确诊病例224198例。也就是说,在4月27日以前,越南累计确诊病例还不到4000例。

  与许多正遭受疫情重创的南亚、东南亚国家一样,在越南广泛传播的是新冠变异病毒德尔塔毒株,致使新冠疫情在越南经济重镇胡志明市乃至全国都持续走高,目前仍未有降温征兆。

  但就在不久前,越南还有着“抗疫模范”的形象。越南国家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导委员会治疗小组发布的流调信息一度具体到个体病例,以编号对病例匿名处理,清晰地展现其行动轨迹。

  “直到最近,越南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处理都一直是一个非凡的成功故事。”越南胡志明市牛津大学临床研究中心临床研究员巴纳比·伏洛维尔(Barnaby Flower)在其8月1日发布的文章中写道,“通过全面检测、追踪、在集中设施中隔离、严格的边境管控和积极的公共卫生政策,越南未让(病毒大规模人传人)的预期成真,并消除了社区传播。”伏洛维尔在文章中指出。

  但恰恰因为国内防控比较到位,越南并未急于采购疫苗,这让越南社会在面临突然来袭的德尔塔毒株时有些措手不及。“越南的成功可归功于良好的公共卫生政策、注重预防而非耗费昂贵的治疗。但因为(新冠)感染率低,越南没有从国外订购昂贵的新疫苗的紧迫感。”伏洛维尔在文章中说。

  疫苗订购:从从容到紧迫

  据越通社8月10日报道,9日晚,越南通过联合国“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获取的又一批阿斯利康疫苗已运抵首都河内。该批疫苗约有49.4万剂。报道称,截至10日,越南已通过COVAX计划获得917.57万剂新冠疫苗。除此之外,越南还在自主研发疫苗,并接受包括中国、美国在内不同国家的疫苗援助。

  越南人口约9646万。据越通社报道,越南累计新冠疫苗接种量近1000万剂次,接种了两剂疫苗者超100万人。按人口计算,已完成新冠疫苗接种者仅约占全国人口1%。

  越南紧急补充疫苗的姿态与早前的“从容”形成了鲜明对比。伏洛维尔8月1日在“东亚论坛”(East Asia Forum)网站上刊文指出,根据原计划,越南政府将疫苗供应的主力放在自主研发上,只采购了阿斯利康疫苗这一种来自国外的新冠疫苗。若无变故,阿斯利康生产商将于2021年分批向越南交付3000万剂新冠疫苗,这足以为越南15.5%的人口接种疫苗。今年2月,越南便从国外顺利进口了第一批11.76万剂疫苗,优先给医护人员、海关人员、外交官、军人、警察、旅游从业者、教师等“一线人员”接种。

  但正在全球肆虐的德尔塔毒株让上述计划难以落实。德尔塔毒株传播率比阿尔法毒株强55%,而阿尔法毒株的传播率已比原始病毒高50%。全球疫苗供应陷入短缺,越南于国内也很难再单纯依靠遏制社区传播的干预措施来控制疫情。

  因此,尽管限制措施不断升级、扩大,越南全国各地病例仍在持续增加。大规模暴发的疫情和阿斯利康疫苗短缺迫使越南改变疫苗政策。俄罗斯“卫星-V”疫苗、莫德纳疫苗、中国国药疫苗、强生疫苗、辉瑞-生物科技疫苗在短时间内迅速于越南获得紧急用途授权。

  问题凸显:到货慢、分配不均

  通过迅速谈判达成的合同、国外援助、COVAX平台分配,越南已订购到1.25亿剂疫苗,力争在2022年5月让其70%人口完成接种。但越晚与全球疫苗生产商对接,意味着越晚才能获得疫苗给付。

  根据东南亚各国提供的数据,越南接种率在该地区显得比较落后。柬埔寨已有至少42%人口完成至少一剂接种,泰国、印度完成至少一剂接种者比例都超过了16%。对比起来,越南仅有约5%左右的人口完成了至少一剂接种。

  疫苗快速补给也在考验越南政府的管理能力。根据越南媒体报道,越南卫生部门不得不处理疫苗堆积的现象。截至7月底,越南仅使用了当时到货的1480万剂疫苗中的530万剂。

  另据越通社等越媒报道,越南国内还面临着疫苗分发不均的问题。一方面,身为疫情“震中”的胡志明市急需补充新冠疫苗供给,但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越南其他省市很难获得疫苗分配。越南政府副总理、国家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导委员会主任武德儋8月10日表示,政府已同意优先把疫苗分配给胡志明市、同奈、平阳、隆安等新冠疫情严重的省市,尽早实现群体免疫。

  “我在越南老街省、清化省、河内市等地的亲戚中只有河内市的亲戚很快就接种上了疫苗。河内市毕竟是越南政治、经济中心,因此越南供给也比较充足。”中国云南省石屏县人民医院退休外科医生阮世庆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阮世庆父母来自越南,二战期间因战乱来到中国定居。疫情期间,阮世庆通过微信软件与身在越南的许多亲戚保持联系,并为他们加油打气。

  目前,与中国接壤的越南广宁省平辽县疫苗接种进度较为令人满意。据越通社10日报道,截至8月1日,平辽县18岁以上人群新冠疫苗接种覆盖率达80%,这是越南全国新冠疫苗接种比率最高的县份。广宁省全省新冠疫苗接种约8.8万剂次,主要是为正在中国企业工作的劳工和边境地区居民提供接种机会。按计划,该省将于8月底完成疫苗第二针接种。

  伏洛维尔在评论文章中强调,越南政府早期成功应对病毒大流行的成就为其争取到了公信力。另外,尽管阿斯利康疫苗被批评称具有可能引发血栓的副作用,但阿斯利康疫苗并未被越南人所抵触。

  “我的亲戚都很乐意接种疫苗,我尤其向他们推荐接种中国国药疫苗,因为相比之下国药疫苗的副作用最小。”阮世庆说。

  越南自主研发的Covivac疫苗8月10日正式进入二期临床试验。这是该国第二个正在开展临床试验测试的新冠疫苗。研究团队希望Covivac疫苗能在今年第四季度初进入三期临床试验。另据越南媒体报道,越南还计划与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古巴合作,在越南本土生产古巴研发的新冠疫苗。此事已获越南卫生部长阮清龙支持。

  胡志明市疫情何时能止?

  经济重镇胡志明市是此轮德尔塔毒株引起的越南疫情“震中”。8月10日越南全国新增8390例中有3956例来自胡志明市,约占一半。

  据越南《青年报》7月25日报道,胡志明市市委书记阮文年当日向胡志明市市民致歉。阮文年在线上会议上表示,尽管过去16天政府做了很多工作、救了很多人,但还有许多工作没有做到、许多人没有得救。阮文年向人民请求原谅。

  另据报道,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还于7月29日还发出号召,呼吁越南全民齐心协力共抗疫情。“努力再努力、团结再团结、上下万众一心。”

  胡志明市与中央政府正在为应对疫情采取积极行动。越南政府副总理武德儋8月10日向记者表示,越南南部地区正在实施社交距离措施,希望能扩大无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绿色区域”并缩小受疫情影响的“红色区域”。

  尽管越南政府明确了既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又促进经济发展的双重目标,但武德儋强调,要坚持把群众身体健康放在首位。武德儋希望胡志明市等地能在8月底至9月初基本控制住疫情。据《青年报》等越媒报道,越南政府对胡志明市疫情更提出了在9月15日前控制住的基本目标。越通社10日消息称,胡志明市已将防疫战略从检测排查转为集中治疗,减少重症病例和死亡病例。

  对于新冠疫苗接种进度,截至8月9日中午,胡志明市共获取超过410万剂新冠疫苗,累计完成接种343.1万剂次。该市努力实现每日接种新冠疫苗25万至30万剂次。预计8月12日将完成上述疫苗剂量的接种。

  胡志明市卫生局副局长阮淮南强调,目前胡志明市平均每日疫苗接种能力为22万至25万剂次。若有足够的疫苗,该市一定能完成8月提出的疫苗接种目标。

  “我想越南人民还是比较相信党和政府的。我有一个侄子是公务员,为应对疫情他们已经开始居家办公了。至于其他人在农村的亲戚,心态也都很好,做自己的事情就是了,没有太多烦恼。”阮世庆向澎湃新闻说。

  根据“越南快讯”新闻网站8月5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WHO)称,尽管越南的疫情颇具挑战,但越南的反应走在“正确的轨道上”。世界卫生组织驻越南首席代表朴启东(Kidong Park)表示,越南在胡志明市等南部地区紧急建立重症监护室(ICU),将有助于降低新冠病例的死亡率。目前,胡志明市至少配备了5个ICU中心,总共提供2700张床位。

[越南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