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越南资讯:解放军坦克直插越南县城,出现可笑一幕:越军纷纷挥手致意

  作者:小橘子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是解放军经历特殊年代后的头一次大规模实战,一方是很长时间没有得到实战锻炼的我军,另一方则是整整三十多年都在与世界军事强国鏖战、战斗经验充足的越军,我军在一些方面存在劣势。

  在战争中,我军的确暴露出不少问题,但我军毕竟是一支有着深厚革命传统和优良作风的军队,个别的问题并不影响全局的胜利,我军还是向祖国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反观战前自我吹嘘“世界第三军事强国”“一个越军可以打败十个解放军”的越军,却表现得差强人意,特别是在战略层面吃了很大的亏。今天我们就来看一场双方一开始都出现较大失误的战例——“东溪穿插战”,看看谁能够最快适应战场态势,扭转局势。

解放军坦克直插越南县城,出现可笑一幕:越军纷纷挥手致意

  解放军坦克部队

  东溪是越南高平省石安县一个小镇,是由高平通往谅山市的咽喉要道,有谅山市“西大门”之称,成为我军必取之地。

  1979年2月25日,我东线43军直属坦克团担任攻克东溪的任务,协同坦克部队作战的步兵部队则是第126师378团和该师工兵分队,东溪越军守军则是石安县独立营四个连和公安军一个连,以及石安县民兵,总兵力约1000多人。

  担任前锋的是我军坦克一营坦克连,共10辆坦克,配上120多人的步兵协同作战,一营营长亲自驾驶坦克出战。

  当时,我军的步坦协同战术还停留在二战苏联卫国战争的模式,步兵并没有专门的运输战车,只能“搭顺风车”那样搭乘坦克,这种模式无法确保步兵在得到有效的防护进而发挥战斗力,一旦遇到敌人突然打击,步兵待在坦克上,将成为最明显的“靶标”,非常被动。

  因此苏军战后很快就摒弃这种模式,但我军由于特殊年代的干扰和国力所限,只能继续沿用这种模式。

解放军坦克直插越南县城,出现可笑一幕:越军纷纷挥手致意
解放军坦克直插越南县城,出现可笑一幕:越军纷纷挥手致意

  更加不利的是,越南道路十分崎岖坎坷,坦克高速运行上下颠簸的十分剧烈,步兵很难把持,很容易被甩下坦克,为此不少官兵就把绑腿解下,一头拴住自己,一头牢牢系在坦克把手上,这种危险性极大的做法,却一度无人阻止。而且,一路上我军部队只看见越军设置的障碍,却一直没有看见越军,以至于部分官兵产生“越军都被吓跑”的错觉,放松了警惕,有些官兵竟然抽烟吃东西,有说有笑,没有严密搜索两侧越来越险峻的山势敌情。

  本来就处于极其被动不利的情况,自身又不注重侦察,结果在东溪一段两侧都是悬崖峭壁的路段,我军前锋部队突然遭到严阵以待越军的猛烈袭击!

解放军坦克直插越南县城,出现可笑一幕:越军纷纷挥手致意

  越军伏击阵地

  和美军机械化部队作战十余年的越军,当然十分懂得如何对付坦克部队,他们首先选择位于队首的108号战车和队尾的战车作为重点打击目标,两车同时被反坦克火箭弹击中,将狭窄的山路堵的死死的,其余坦克只能窝在原地挨打。

  最麻烦的是那些将自己绑在坦克上的步兵战士,他们还没看见敌人,来不及开枪还击,就被第一波猛烈的火力击中,伤亡惨重。

  越军还发现,我方坦克中有天线的战车,知道这是指挥车,同样集中火力打击,造成我军指挥员也出现严重伤亡,一营营长牺牲。

  好在副营长反应迅速,他命令后面坦克全力将堵住路口的坦克撞入深坑,全体战车碾过这辆报废坦克,迅速突围出去。而随后赶到的后续部队,则对伏击的越军展开反击,最终清除了越军的伏击圈。

解放军坦克直插越南县城,出现可笑一幕:越军纷纷挥手致意

  突围出去的5辆坦克,没有被最初的沉痛失利所吓倒,相反,战友的牺牲激发了他们强烈的怒火和复仇欲望,他们不顾势单力薄,不是选择等待后续部队,而是加大油门,径直向高平挺进。

  就这样,战局神奇地发生逆转,由于前锋坦克挺进神速,沿途的越军竟然以为是自己部队的坦克,再没有应战,而复仇欲望强烈的我军坦克,高速激动的过程中用机枪向他们扫射,许多越军竟然稀里糊涂被打死了。

  我前锋坦克继续高速挺进,很快就进入东溪县城,可笑的一幕出现了:越南百姓和士兵竟然都以为这是越军坦克,纷纷向我坦克兵挥手致意。

解放军坦克直插越南县城,出现可笑一幕:越军纷纷挥手致意

  这也难怪,越军的坦克有很多是我国支援的坦克,和我军参战的坦克很相似,加上越军坦克上的军徽同样也是红五星,和解放军军徽也相似,只不过我军五角星中还有“八一”字样。

  老百姓没看出来并不奇怪,可笑的是东溪城里大街上还有不少越军,吊儿郎当地在逛街,一点防备意识也没有,他们应该一眼就识破我军坦克的“异样”,可是这些越军同样挥手打招呼,可见越军素质之差。

  待到我军向城中越军工事开炮扫射,越南军民这才恍然大悟,吓得四散奔逃,没有组织战斗,我军几辆坦克就横扫东溪。这时,前锋坦克获得情报,越军第二军区的支援部队正在急速赶往东溪,命令他们务必迅速炸断高平大桥,阻止越军部队。

  前锋坦克于是加大油门,飞速向高平大桥驶去,高平大桥映入眼帘时,前锋坦克也看见远处越军坦克也快速向高平大桥驶来,他们都想抢先占领大桥。

解放军坦克直插越南县城,出现可笑一幕:越军纷纷挥手致意

  我前锋坦克像狂怒的钢铁猛兽一样,一面向前急驶,一面行进中猛烈开炮。尽管坦克行进中开炮,就如同古代骑士在疾驰奔马上搭弓射箭一般困难,但是我神勇前锋坦克,炮弹像长了眼睛一般,一发发在大桥桥墩上爆炸,最终将高平大桥成功炸断,阻断了越军支援部队的去路。

解放军坦克直插越南县城,出现可笑一幕:越军纷纷挥手致意

  战后有资料载,我军坦克的神勇表现,让越军指挥官震撼不已,夸赞道:“中国军队的坦克,就像古代汉将李广一样,真不愧现代飞将军。”平心而论,东溪穿插战我军的损失,主要还是当时落后的国力所限,不得不采用非常落后被动的步坦协同模式,又加上缺乏实战经验的官兵疏忽大意,因此开局遭受重大损失,不过我军迅速调整过来,很快就扭转战局,区区几辆坦克就成功完成预定任务,发挥了优良的作风。

  反观越军,缺乏全局观念,部队之间各自为战,前方部队在打伏击,后方部队竟然茫然不知,大战在即,部队还松松垮垮,毫无应战准备,越军号称“万日战争”中锤炼出来的“强军”其实也存在着极大的问题。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越南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越南服务器网网联系。

[越南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