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越南资讯:越南散记:古木参天的越南首都河内市

  文/熊宗荣

  河内建城历史悠久,市内有许多中国式的古代建筑,还有一些欧式楼房,那是当年法国殖民统治时期留下的遗迹。城区内新型建筑不多,极少见到现代派的摩天大楼,整座城市显得陈旧。但是,城区内绿化很好,大街小巷都是古木参天,绿荫一片。

  

越南散记:古木参天的越南首都河内市

  

越南人民政府前

  街心岛上长着巨大的古榕树,每株都有上百年历史,根须密布,远看似独木成林,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绿荫覆盖足有半亩地之广。当时正是盛夏,暑热难当,但走进荫翳蔽日的街道,顿时感到一丝凉意。

  市内商贸倒也繁华,大街小巷都是门店,但门店规模很小,几乎全是单门独户,很少看到大型商场。门店里的商品很丰富,摆的、挂的、堆的可谓琳琅满目,但大都是些服装、鞋袜、食品、工艺和小型家用电器等日常生活用品。越南是农业国,汽车等大宗工业品均需进口。

  河内市区人口稠密,街上行人极多。城区内没有公交车,也极少看到出租车。大街上成群结队呼啸而过的几乎都是摩托车,就连小巷里也停满了摩托车,看上去,这里简直就是摩托车的王国。

  游览中,我发现河内市区有许多古代建筑,如古钟楼、古祠、古庵、古寺等全是中国式建筑,而且门楼上的楹联也全是中国文字。

  

越南散记:古木参天的越南首都河内市

  

东湖红木桥

  东湖,是河内市面积最大的一片湖泊。东湖中间有一座岛,岛与岸由一条红色木架拱桥相连。通往岛上的大门有三重,每重大门都是雕栏玉柱,风格古朴,上面均写着对联。

  第一重大门对联是:临水登山一路渐入佳境;寻源访古此中无限风光。对联两边还有两幅横额,右边是“玉於斯”;左边是“山仰止”。横额下各有一个斗大的红字,右边是“福”;左边是“禄”。

  第二重门对联是:人间文字无权全凭阴德;天上主司有限单看心田。对联两边的墙上各有一幅画,右边是条蛟龙;左边是只猛虎。

  第三重门对联是:月夜口口仙是桥;濠梁信乐子非鱼。正门顶上有三个“玉山祠”红色大字。

  

越南散记:古木参天的越南首都河内市

  

玉山祠

  此外,每重大门背面、侧面都有一些对联,字体有行书、草书、隶书,还有篆体等。这些字迹大都老练纯熟,如行云流水、流畅自如、功夫深笃。看来,越南与中国文化真是一脉相承、源远流长。

  走出玉山祠,我们有些累了,便坐在街道旁边大树下的水泥凳上休息。这时,来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背着一个小木箱。他在我们面前,把我和妻的鞋子前摸摸、后看看,说:“爸爸,妈妈,擦皮鞋。”

  我有些警惕,因小芳曾提醒过,说在大街上有些越南小青年要给你擦皮鞋,一定要事先把价钱讲好,不然,他会讹你。于是,我连声说:“不擦,不擦!”

  可妻的凉鞋带子断了一半,影响走路。她便将凉鞋脱下来,叫那小伙子缝几针。我问那小伙子:“多少钱?”那小伙子不言声,只把上衣口袋里的票子拉出半头来。我看见,那是两张一千盾的越币(一元人民币兑一万越盾)。鞋补好了,我掏出两毛钱来,递给那小伙子。那小伙子看了看票子,不接,并大摇其头。我看他嫌少,又掏出五毛。那小伙子还是不接,继续摇头。

  我知道上当了,在这地方闹久了,不知道还会出什么麻烦。于是,我收回那七毛钱,又掏出两元人民币递给他。谁知,那小伙子还是不接,并不慌不忙地从上衣口袋里又拉出半截票子来。我一看,是10万越盾。妻气极了,便与他大声争吵起来,几位同伴也与他争起来。那小伙子一点也不惊慌,抓往我的衣服一直不松手。

  正在这时,导游小芳从旁边门店里出来。问明情况,小芳从我的手接过那两元人民币,并说:“你们先走吧,我来跟他谈。”这样,我们才得以脱身。

  正当我们上车时,后面又传出一阵吵闹声。我们探出头,看见一个越南小青年正扭住我们一位同伴厮打。原来,那位小青年为我们那位同伴擦皮鞋,价钱讲的是一万盾(即一元人民币),可皮鞋擦完后,那小青年变卦了,要20万盾。我们那位同伴自认倒霉,只好给了小青年五元人民币。谁知,那小青年还是不依不饶,一直争吵并追打到我们的大巴车旁。我们那位同伴上车了,那小青年还冲到车上来厮打。这时,开车的越南司机发怒了,挥舞着拳头,朝越南小青年猛吼一阵,那小青年才悻悻而去。

  

越南散记:古木参天的越南首都河内市

  

镇国古寺前

  随后,小芳带领我们游览了湖心岛另一处风光旖旎的“镇国古寺”后,就到一家饭店吃晚餐。

  晚餐极为丰盛,我们8人一桌,整整围了8桌。因第二天就要分别了,大家轮番把盏,互相敬酒。正当大家酒酣耳热之际,从饭厅屏风后面款款走出4位袅袅婷婷的越南女子,在那架黑木雕成的大屏风前就位之后,演奏便开始了。

  她们演奏的乐器有些特别,其中一种乐器类似我国的扬琴,搁在一位身穿绿色长裙的女子面前。那位女子双手各拿一根小棍,敲击那“扬琴”的“弦”。其实,那“扬琴”上根本没有弦,只有许多横竖排列的竹筒筒,因那些竹筒筒长短大小不一,故敲击出来的声音也各有音韵,叮叮咚咚,抑扬激越,有如空山鸟语。另一种乐器更奇,有如通电的古筝,但那“古筝”上却只有一根独弦。一位身着翡翠长裙的女子坐在“古筝”前,一手调节音律,一手轻揉那根独弦,发出来的声音却是柔和悦耳,千变万化。那声音有如高天之行云,又似山涧之流水,引发寻古之幽情,顿生离乡之惆怅。一曲奏毕,仍觉余音缭绕,悠悠绵长。第三位女子的乐器倒简单,只需击罄发音,迎合节拍。

  演奏完几曲越南民间乐曲之后,一位女子手持话筒走到观众面前唱了起来。她唱的有越南歌曲,也有中国歌曲。这位女子虽不是专业歌手,但其音色很美,唱得也很认真,每唱一曲,都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四位女子演唱一会后,导游小芳便接过话筒,用她那清脆甜蜜的声音为我们唱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和《永远是朋友》两首中国歌曲。接下来,她到观众席上邀请我们的同伴到前面演唱,最先被邀请的是一位来自上海的长者。这位长者接过话筒,走到前面,不慌不忙地用男中音唱了起来:

  越南和中国,山连山,水连水……胡志明,毛泽东。”

  这是一首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比较盛行的一首歌,年纪稍长一点的中国人都会唱。歌声一起,观众席上也响起了有节奏的节拍,许多人随着节拍跟唱了起来。到后来,竟成了全体大合唱。唱毕,全场爆发出长时间热烈的掌声。

  接下来,场面就更加活跃了。来自内蒙的一位中年人被邀上前,先用低沉缓慢而抒情的男中音唱了一首蒙古歌曲,接着又唱了一首日本歌曲《北国之春》。他刚唱毕,湖北黄冈的一位年轻人便主动上前,要求与导游小芳合唱。他们先是合唱了首《萍聚》,接着又合唱了一首《心雨》。在唱最后一首《夫妻双双把家还》时,小芳不太会唱,但她还是装模作样地瞎混混,她那滑稽的表情,逗得全场人把眼泪都笑出来。

  

越南散记:古木参天的越南首都河内市

  

宴会上纵情高歌

  我正笑得高兴,谁知小芳走到了我跟前,邀我上去唱歌。我连连摇手说:“不会唱,不会唱!”但小芳不依,拉着我的手,硬是把我拖到了前面。我拿起话筒,想了想便说:“几天来,越南美丽的山水风光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我们的导游小芳,她那热情周到的服务,更是令我们终生难忘。在回国前的这个夜晚,让我代表大家把《小芳》这首歌献给我们可爱的阮小芳吧!”说罢,场上便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唱时,我把歌词略加改动:

  越南有个姑娘叫小芳,

  长得聪明又漂亮;

  一双美丽的大眼晴,

  眉毛弯又长。(因阮小芳没有蓄辫)

  在回国之前的这个晚上,

  你和我来到红河旁;

  从没流过的泪水,

  随着红河淌

  ……

  多少次我回回头看看走过的路,

  终生不忘你阮小芳;

  多少次我回回头看看走过的路,

  你站在红河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越南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越南服务器网网联系。

[越南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