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越南资讯:越南称将与新冠谨慎共存,专家:封锁仍有效果,在越清零很难

  当地时间9月5日,越南国家总理范明政表示,一旦达成其疫苗接种目标,越南准备谨慎地适应“伴随着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生活”。范明政强调,他已要求有关机构制定经济复苏和社会调适的计划,以及在交通、旅行、生产和服务等领域推出相应的适应措施。

  据越南新闻网站《越南快讯》9月6日报道,当日,范明政出席了越南国家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导委员会会议。会上,范明政呼吁越南人民同情平理解现状,并为抗击疫情大流行做出贡献。

  《越南快讯》刊文指出,范明政的讲话发出了“与新冠谨慎共存”的信号。此前,8月29日,范明政在与正实行社交隔离政策的20个省和地区领导层举行会议时说,与新冠病毒的战斗是漫长的,需要制定一个“与之共存”的计划。

  9月1日,范明政还表示,封锁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越南的抗疫目标应是“适应”这场大流行,通过广泛接种疫苗和提供药物治疗来降低感染死亡率。“自8月29日开始,越南就放弃了‘清零政策’,开始转向‘与病毒共存’的策略。”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访问研究员Ha Hoang Hop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虽然数个月前越南还是世界范围内的“抗疫模范生”,但如今越南疫情数字却居高不下。据越通社9月6日报道,5日17时至6日17时,越南新增12481例新冠确诊病例,311例死亡病例。越南累计治愈出院病例超30万例,累计确诊超53万例。

  尽管许多分析指出,封锁对越南经济造成的重创是越南政府不得不考虑解封的主要原因,但封锁多月来越南单日新增病例数未见显著下降,这让人怀疑封锁政策在越南是否仍然有效。

  “封锁仍是短期内保持越南医疗系统免于崩溃的唯一方法,从长远来看则需要让更多越南人接种新冠疫苗。”位于越南胡志明市的牛津大学临床研究部主任负责人盖·思韦茨(Guy Thwaites)告诉澎湃新闻。

越南称将与新冠谨慎共存,专家:封锁仍有效果,在越清零很难思韦茨

  思韦茨1996年起在越南开展有关卫生医疗的研究和工作,其领导的团队试图寻求防治传染病的有效方式,同时试图帮助人们寻找回应传染病疫情所造成的的社会和经济压力的妥善方式。

  目前,思韦茨的工作重点自然是抗击新冠疫情。他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强调,封锁未能在短期内让越南每日新增病例数显著下降背后有着复杂的原因。他认为,尽管封锁仍是越南抗击新冠疫情的有效方式,但越南各界也将试图摸索如何建立起应对疫情的长期机制。

  封锁有用但需时间

  你曾表示封锁是越南唯一能让自身免于医疗系统崩溃的方式,这怎么理解?

  思韦茨:

  大部分的越南人如今尚未完成两剂新冠疫苗的接种。在胡志明市,虽然约70%的人口已经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但这只意味着大约60%的保护效力。越南的医疗系统压力很大,有许多新冠感染者需要求医。

  防止病毒持续传染的主要方式是封锁和接种疫苗。长远来看,接种疫苗是根本办法,但短期内政府仍不得不采取封锁措施来限制人群活动。

  至少在目前,封城仍是必要的,以此保证医疗系统可提供治疗服务并挽救生命。一旦接种疫苗的效果开始显现,且有足够多的人完成了两剂新冠疫苗的接种,那封城措施就可以松动。

  越南在封锁政策的实施上颇为严格,但其单日新增病例数居高不下,这是为什么?封锁在越南还有用吗?

  思韦茨:

  确实,越南的疫情数字居高不下,不像人们所期望的那样快速下跌,但我不认为这意味着封锁没有作用。

  有三个原因可以解释。首先,这是因为目前越南流行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是德尔塔毒株,是这种具有极高传染性的毒株造成了越南这一波疫情,它也是目前唯一一种于越南流行的毒株。

  其次,过去数周以来,越南政府完成了更多的新冠病毒检测,其中许多都是直接针对社区展开的,因此在考察新增确诊病例数字时,还要考虑到检测人数的问题。越南政府深入社区开展了大规模检测,虽然这让累计确诊病例有所增加,但这并不意味着病例陡然增长。

  最后,像胡志明市这样的大城市的情况会很复杂,这里有1300万人口,富裕地区人口比较稀疏,便于封城政策的落实;但在较为贫困的地方,不同家庭之间距离很近,这让严格的封城政策难以实行,一户人家中庞大的家庭规模也会让当局更难管控人员流动。

  总的来说,封城对降低新增病例数的效用需要一定时间才可显现。我认为,越南政府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尽管这意味着越南经济与社会将遭遇严重的考验,甚至可以说是痛苦,但政府需要在社会、经济上的“阵痛”和疫情造成的卫生健康压力中做出平衡。

  在单日新增病例的数字之外,我们如何理解越南的疫情?

  思韦茨:

  就新冠死亡率而言,我们其实很难作出明确的测算,这在所有国家都是如此,越南和欧洲发达国家没有太大区别(编者注:据越通社报道,截至9月5日,越南新冠死亡率为2.5%,比世界平均水平高0.4%)。

  在我所在的医院里,所有越南同僚都为抗击疫情做出了巨大的努力。比起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其他国家,越南并没有显著地做得更差。

  “越南已几乎不可能实现清零”

  越南官方提供的流调信息一度具体到个体病例,并成功地维持了较长时间的“清零策略”。这在未来还有可能实现吗?

  思韦茨:

  新冠疫情暴发后,虽然英国从未有机会实践“清零”策略,但越南至少半年前还是有能力实行“清零”策略的,卓有成效。然而,现在这已经(几乎)不可能了,就连范明政也做出了“要和新冠(谨慎)共存”的表态。

  我个人认为,要根除新冠病毒传播(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许多人是无症状感染者,这意味着筛查和追踪会变得很困难。而且即使我们在人类之间根除了新冠病毒,我们也无法保证可阻断其于动物界的传播。

  越南政府正在考虑放宽封城措施,越南未来疫情走向可能是什么样子?

  思韦茨:

  以英国为例。该国七月彻底放开了所有的限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往来。即使此后英国每天仍有约三万例新增病例,但这些新增病例的重症率比以往显著降低。

  现在拿英国的状况去预言越南还言之过早,毕竟英国有很高的疫苗接种率,并且该国为了让医疗系统可尽可能提供治疗服务做出了许多努力。我们还需要继续观察英国、以色列以及其他疫苗接种率较高的国家。

  越南如今也在尽可能让更多的人接种疫苗。我们希望依靠扩大疫苗接种和维持医疗系统良好运转,尽力让新冠病毒的影响“流感化”。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越南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越南服务器网网联系。

[越南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