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越南资讯:越南3名特工潜入广西,撞上一位巡逻民兵,阵亡一人,逃回越南

  1983年5月10日下午2时许,原广西宁明县民兵卢永强在面对越特侵犯我边境时,敢于亮剑,凭个人的力量和智慧,以一挑三,不仅取得毙敌1名的战绩,还击退了敌人,再次向世人说明,越军特工不过如此。

  1983年,我国农村地区开始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边境地区普通民兵的生活压力也开始日益剧增。当时,全国各省区农村都完成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落实工作,普通民兵在履行保家卫国职责的过程中,基本上都是自带口粮。

  与内地普通民兵相比,边境地区的普通民兵的日子更加艰难,后者平时既要想办法维持自家田地的日常生产经营活动,又要想办法协助边防解放军完成保家卫国的使命,可以说,当时的边境普通民兵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亡我之心不死的越南当局用敏锐的嗅觉嗅出我国当时的社会背景后,认为这是继续对我国进行武装挑衅,将我国拖入战争泥潭的最佳时机,于是,不断派遣越军305特工师麾下各特工小组向我国实施渗透。

  越南3名特工潜入广西,撞上一位巡逻民兵,阵亡一人,逃回越南

  越南当局一致认为,中国南疆边境正规军兵力不足,民兵队伍生活压力太大,只要避开中国正规军的防线,其特工人员就很容易进入我国腹地实施各类破坏活动。因此,自1983年初以来,中越两国之间发生的每一场武装冲突,几乎都有越南特工的身影;围歼越特的序幕在我国南疆地区徐徐拉开。

  原广西宁明县夏石公社板旺大队弄怀生产队,地处祖国边陲,南面与越南高禄县接壤,边境线长达7公里,距离板旺大队约5公里,距离越南谅山市约30公里,当时总人口约160人。

  1985年,宁明县下辖的睦南镇撤镇设市,改为凭祥市,弄怀生产队归凭祥市上石镇板旺村委管辖。

  自1975年开始,弄怀生产队的民兵就开始承担边境巡逻、站岗放哨、协助边防解放军保家卫国等任务,1979年初,我国对越实施惩罚性自卫反击作战时,弄怀生产队民兵曾跟随大部队出境作战。

  由于人口少,当时符合参加民兵的居民只有13人,其中基干民兵只有4人。平时在执行边境巡逻放哨任务过程中,还需板旺大队各生产队的民兵支援。

  越南3名特工潜入广西,撞上一位巡逻民兵,阵亡一人,逃回越南

  1983年5月10日上午,弄怀生产队大部分居民,早早就跟随村干部到距离村庄数公里外的山林里,准备协商如何落实村集体林权承包责任落实到户的事宜。

  此时,生产队里的老人,要么在家照看小孩,要么下地干活,学龄儿童则正常上课,村庄的防务处于空虚状态。

  卢永强等3个普通民兵,当日需要加班,从早上6点一直执勤到下午6点。因当日情况特殊,卢永强平时执勤的哨位被安排在村庄西南侧名为鸡笼山的小山丘一带。鸡笼山海拔高度为300多米,山坡南面山脚就是边境线雷区,是越军潜入板旺地区经常借道的地点。

  当天去站岗前,班长再三叮嘱,发现可疑人员时,不要硬拼,要及时发射信号弹通知留守村庄的老人孩子转移即可。卢永强点了点头,准备好枪支弹药,一头就钻进山林灌木丛中,很快就找到一处视野开阔,敌人不易发现的地点。

  5月份在亚热带山岳丛林中放哨,可不是一件好差事,不仅蚊虫叮咬不断,而且天气燥热,令人烦躁不安,特别是中午这个时候,太阳十分毒辣。卢永强尽可能利用灌木枝叶遮阳,采用少吃多餐的方式,时不时喝一口白粥,补充体力。

  越南3名特工潜入广西,撞上一位巡逻民兵,阵亡一人,逃回越南

  下午2点10分左右,卢永强发现右侧100米处的灌木丛有异常情况。但距离太远,很难判断是野猪猴子一类的动物还是有人员在那里,所以,卢永强不敢贸然开枪示警,而是猫着腰,屏住呼吸,悄悄接近有动静的地方。

  没等卢永强往前挪动20米,2名越军特工已经现身,他们躲在大树后面,其中1人用流利的汉语大声喊:“老乡你好!我们看见你了,缴枪不杀!我们优待俘虏,你是逃不掉的!”

  一直以来,弄怀生产队对面的高禄县越军,一直在暗中监视着弄怀居民定居点,只要有机会,他们要么使用炮火向我国军民射击,要么派人过来抢东西。尽管弄怀生产队的民房都建在越军阵地的山背上,但平时人员进出村庄这些情况,没法逃过越军的眼睛。

  当天,越军发现弄怀生产队大部分成年人都离开村庄以后,就派越南305特工师谅山省高禄县特工分队3名特工前来袭扰。他们躲在对面不远处,用望远镜观察了大半天,发现卢永强所在的位置,灌木枝叶被烈日晒枯萎以后,就知道我们的暗哨设在这里。

  当然,越南特工要是没有这两手,是不敢大白天跑来我国境内搞破坏的,此时的卢永强,可谓是凶多吉少。再说了,越南特工来我们中国搞破坏活动的时候,一般都是3至5人一组,穿越边境雷区时,会有1个排的火力掩护。

  特工小组通常都配备消音冲锋枪,手雷,消音手枪等武器。而卢永强手中,也就两枚木柄手榴弹,一杆老掉牙的56式半自动步枪,20发子弹,其中,两发信号弹。

  56式半自动步枪,抠一次扳机发射一发子弹,射速太慢了;越军手里的冲锋枪,一个短点射2到3发子弹,一个长点射可以发射10发子弹,而且,越军现在是2个人左右夹击,卢永强要是硬拼,必死无疑。

  卢永强也朝着对方大声喊话说:“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说完,躲在大树后面,朝天发射了2枚信号弹。

  “死到临头还嘴硬?等下我们打断你的腿信不信?赶快投降!”一个越军有点不耐烦了,朝着卢永强所在的位置打了一个短点射。

  “冲过去打死他!”2名越特不远处又传来1个越军犀利的叫骂声。

  这句话虽然是地道的越南语,但常年在边境地区生活,卢永强听得懂,此时才发现,越军是3个人。此时的援军,远水救不了近火,要想摆脱越南特工的袭击,只能靠自己了。

  趁2名越军交替掩护冲锋的时候,卢永强突然起身,朝着鸡笼山北侧的一处无名小山坡奔去。越军朝着卢永强开枪,子弹打在身边不远处的树干上,令他全身直冒冷汗。

  穿过一块巴掌大的花生地,卢永强一头钻进了比人还高的灌木丛中,越军要是从山谷花生地那里追击过来,他至少还有2到3秒的时间射击,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越南3名特工潜入广西,撞上一位巡逻民兵,阵亡一人,逃回越南

  越军也不笨,从几十米外追过来,不可能暴露在卢永强枪口之下,遇到开阔地,他们就拉开距离,不断喊话,试图引诱卢永强暴露自己的位置。

  卢永强利用茂密的植被掩护,屏住呼吸,就躲藏在一棵老松树下面,始终盯着自己跑过来的方向,心里想着,只要托住他们半个小时的时间,附近援军一到,到时候谁灭了谁还不一定。

  当他从越军追击的脚步声判断,对方3人都绕开了狭长的花生地,包围他所在的小山头的时候,他大胆地起身,悄悄地沿着山脚线,反而跟在越军身后。

  令他想不到的是,越军要包围他是假,冲进数百米外的村庄杀人放火是真。这3个死特务,绕过他所在的小山头以后,直接拉开了距离,在山间田垄边的小道上快速朝着村庄跑去。

  这简直就是欺负我们中国没有人!卢永强咬紧牙,三点一线,一直对着视线内的1个越军的后背,抠了扳机,一枪就撂倒了1个。

  中枪的越军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另外1个越军一边朝着卢永强射击,一边朝着伤兵靠拢。

  1人受伤,而且是大白天的,随时会被中国军民包围,此时,另外2名越军特工无心恋战,马上掉头,一人扶着伤员,一人掩护,绕着另外一座小土山往越南方向逃跑。

  等板旺大队民兵连数十人赶赴交战地点的时候,越军已经穿越雷区,逃回越南老巢了。战士们沿着血迹,找到染血的衬衣1件、冲锋枪弹夹1个,内有子弹30发、望远镜1副、干粮和急救药品若干。

  被击伤的越南特工回去后不治身亡,但由于其遗体已经被带回越南,所以,板旺大队民兵连只按击伤越军特工1人上报。卢永强表现突出,获个人二等功。此举让我国南疆地区军民士气高涨,更有信心对付敌特。

  参考资料:

  [1]凭祥市志编纂委员会编:凭祥市志(围歼越特)[M]中山大学出版社,1993-01

  [2]刘继辉:宁明县志(围歼越特)[M]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8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越南服务器网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越南服务器网网联系。

[越南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